游戏治疗的案例
 

善行 责任 诚信 公正 尊重

知行合一 ? ? 服务社会


宁 波 市 心 理 援 助 协 会

游戏治疗的案例
来源: | 作者:pro811199 | 发布时间: 2015-09-02 | 826 次浏览 | 分享到:
【来访儿童】大明(6岁,男)、二明(4岁,男) 

【来访者基本情况】 
张某夫妇共有四个孩子:大女儿大兰,12岁;二女儿小兰,10岁时死于一种罕见的心脏病;6岁的大明是家中老三,也是第一个儿子;二明是小儿子。张先生和所有的孩子都有发生心脏病的潜在可能。他们都意识到了这个现实。心脏病突发很快,没有先兆。自从小兰死后,全家人到处为心脏问题求医。 
大明和二明在姐姐死后被送来进行游戏治疗。小兰突发心脏病时张某家的孩子正在游泳池玩。抢救她时三个孩子都在现场,随后的事情让他们很悲伤。两个男孩为姐姐的死很难过,担心他们也会死于心脏病,张某夫妇就为儿子们寻找帮助。在丧事过后,夫妇俩很关心儿子的恐惧,他们怕黑、怕水,担心自己还没长大就会死掉。 

【治疗过程】 
1、与父母会谈 
因为孩子很小,治疗者决定先和父母见面,从他们的角度了解孩子的想法、感受和行为。面谈中,张某夫妇说出他们为女儿的死悲伤难过并担心现在的孩子的恐惧焦虑和伤痛,他们很担心心脏病会突然降临于其他某一个孩子。 
张先生很快要安装心脏起搏器了,他担心他的孩子们将来也会面临同样的过程。很明显能看出,他现在很担心,焦虑孩子和自己的健康问题。他和他的家人通过学习心脏方面的知识来度过小兰死后的难关并学习发现自己的问题并采取预防措施。 
张太太说她被死亡的念头包围着。她很担心孩子的将来以及他们现在对忍受的悲伤的调适。她发现现在儿子们比发生丧事之前多了很多恐惧。他们害怕黑暗,怕水和死亡。除了表达同样的恐惧,每个儿子处理压力的方法也不一样。二明似乎过于多动,不停地讲话,不能集中注意力;大明则把想法和担心放在内心,并会做噩梦。大女儿大兰,因为要处理妹妹死亡的后事目前还没来参加游戏治疗。 
2、最初与大明和二明的会谈 
因为孩子很小,最初的会谈就从游戏展开,这样治疗者可以更好地观察到他们的活动和注意力水平、情感表达以及对自我和家庭的表达。可以看出,孩子们在姐姐的死亡中经历了一系列的恐惧,正处于悲伤中。治疗者需要努力找出什么可以推动儿童应对损失,并把他们拉回健康成长和发展的道路上。 
3、评估 
(1)家庭成员的评估 
张先生和张太太之间以及和孩子之间关系都很好。夫妻俩都是上班族,家庭有广泛的人际关系支持。家庭的亲属成员之间相互帮助,关心孩子并为父母提供支持。 
张太太是个善良细心的人,和所有孩子的关系都很好,当丈夫与病魔抗争时,她也很尽心照顾关心他。张先生决定控制好病情并帮助家庭成员面对当前的恐惧和损失。他每周亲自负责接送孩子进行游戏治疗。 
(2)对大明的评估 
大明很友好,容易与人沟通和建立关系;他也很聪明,爱笑且敢于正视别人;他能适当表达感情。在想象性游戏和现实之间他能很好地转换区分,显示出合理的想象力。大明对于自己应该参加什么活动也很清楚。游戏时,他显得热情、精力充沛,言语、想象力都很丰富,在游戏中赢了会很开心,同时也能合理地同情失败方。并且,他希望治疗者也能这样。他尤其喜欢适当暴力点的警察抓小偷游戏,在好人和坏人之间,他通常认为自己是好人。 
(3)对二明的评估 
二明是个很开朗和略显情绪化的孩子。他会爬到治疗者腿上讲个不停。他很好动,模仿力很强。但由于他过于活泼,时常很难集中注意力,他妈妈认为这可能是由于他姐姐死后他过度焦虑的原因。尽管很好动,但他能集中注意力在他发现的有趣的事情上,并认为游戏治疗有趣好玩。离开母亲时,他没有分离焦虑,能和治疗者很好地交流沟通,治疗者给了他很多积极关注。他看来是个很健康、受到很好关爱并在幼儿园表现出色的小男孩。在访问他的家庭其他成员和学校老师时,其他人并没有觉得他表现过于好动,也许游戏室的积极氛围提高了他的活动水平。 
4、治疗目标 
初期面谈和评价之后,治疗者为二明和大明建立了如下专门的治疗目标: 
(1)提供机会让孩子表达他们对死亡的害怕; 
(2)让孩子确信他们所做或所说的没有导致这场悲剧; 
(3)帮助他们谈及小兰,并回忆有趣的事情; 
(4)致力于让孩子发现方法,让他们转向喜欢学校、运动和其他活动,这会加速他们从悲伤中解脱出来; 
此外,建议父母自身也考虑下面的目标: 
(1)参加一个由失去孩子的父母组成的团体辅导小组; 
(2)谈论有关小兰的事,并鼓励其他孩子也谈论; 
(3)致力于在交流和活动中习惯与孩子们谈论生活的话题而非死亡; 
(4)享受夫妻间的活动,从关心孩子的责任中解脱出来。 
5、治疗策略 
(1)配合运用沙盘游戏的会谈 
起初,儿童仍然在尝试理解死亡,他们常倾向于玩沙盘游戏。大明,在理解死亡的概念上还有些困难,常选一些沙箱来代表姐姐死后被埋葬,并在游戏中尝试救她出来。有一次,他在埋“士兵”的沙里插一根草,说“让他们呼吸”。当他明显感到他的健康处于危险之中时,他开始表达对死亡的焦虑,多次和弟弟提到他们活不到上大学的时候。 
兄弟俩参加了24次游戏治疗,其中大部分时间孩子是单独和各自的治疗者活动的。单独的时候,大明常选择沙箱,并先把人埋下去或设法让其在沙下存活,他看起来是在忙于姐姐死亡的事情和随后的埋葬。在大明和二明一起参加的环节中,兄弟俩选择一起玩, 这和平时的习惯不太一样,以前他们经常打架。下面是一段记录: 
(大明和弟弟、治疗者一起玩沙,4岁的二明忙着在建一个沙子城堡) 
二明:你玩得开心吗? 
治疗者:是啊。 
二明:我也是。我打算做个城堡,这就是。(把手放到沙里。他哥哥在另一边,安静地在沙里掏洞) 
(大明做了好几个兵,然后把他们深埋在沙里) 
大明:我在做暗门。 
治疗者:是吗? 
大明:是的。他落入陷阱了,我做个暗门就可以出来了。 
治疗者:你留了个门? 
大明:是的,他总得出来啊。(这时,他把所有的士兵都埋在了沙里) 
治疗者:你把他们全埋了。 
大明:你愿意去那儿吗?(他指着为士兵们做的墓) 
治疗者:不,你愿意吗? 
大明:如果你有电筒,你愿意去吗?(大明想到电筒很高兴,也许它让他避免害怕) 
治疗者:也许有个大电筒我会试试看。 
大明:不,得要小电筒。 
治疗者:那我不进去,太恐怖了。(用“恐怖”这个词为了让大明讨论他的害怕,但他没有) 
大明:电池很足,很亮的。 
治疗者:好的。 
大明:如果你被埋在那儿怎么办? 
治疗者:我会开始挖。(治疗者回答了孩子问题,她还没有在互动中让儿童建立对于死亡和害怕的概念。但她真诚温暖地对待孩子并且让大明想问就问) 
大明:如果你没有铲子呢? 
治疗者:我用手。 
大明:如果它很硬呢? 
治疗者:我想我会脱掉鞋。 
大明:如果很硬很硬怎么办? 
治疗者:多硬?比头还硬? 
大明:像砖头一样。 
治疗者:那么硬? 
大明:如果我带个管用的大机器来,我们就可以出来,对吧? 
治疗者:是的。(治疗者指着仍被埋在沙里的士兵)他们还埋在那儿? 
大明:是的,我不能把她带出来。(注意他用“她”而不是“他们”,这说明他感到没有能力把姐姐从坟墓里救出来) 
在随后和他母亲的单独交流中得知,在姐姐死后,家人把孩子们带到墓地,所以他们见到小兰被埋在那儿。大明曾经问过妈妈,他们可否挖出棺木,那样,他们可以和姐姐说再见,还能再见到她一次。妈妈说棺材被水泥封住不能再打开。这一段说明了大明是怎么理解死亡的概念的,他认为人还是可以起死回生的。如果他有个足够大的“呜呜叫的”机器,他就能够救出姐姐。后来,大明经常玩沙箱埋人,有时他把草插进去让他们呼吸,但他仅6岁,仍然关心他姐姐被埋在地下可好,他害怕自己很小就和姐姐一样死去。 
(2)对于大明游戏治疗片段概要 
大明通过拥抱、分享节日糖果,来表达对治疗者的感情。在大明谈到他姐姐的死时,说道:“过去家里有六个人的,可是姐姐死了,有些人可以活到100岁的,我不想去天上。”大明为说出这点感到尴尬。下面一段对话中,大明谈到他对姐姐的死的情感反应,尤其晚上仍然很难过。他有时会突然停止玩手中的游戏,自言自语道,“她没有溺水心就不跳了,我每天晚上都想到她。不像以前那样伤心,我想到天上见她”。但他不多久又暗示说他还没准备好死,说完又开始玩了。 
这里必须注意,大明谈到姐姐的死,说明他正努力摆脱因失去小兰而产生的害怕、焦虑的感受。他稳定的精神信念在这个过程中帮助着他。然而,他仍然担心自己脆弱的心脏隐患,下面他和弟弟的交流证明了这一点。 
二明:当我长大了,我会做个球员。 
大明:你是指足球队员? 
二明:是。 
大明:你不可能的。 
二明:我能。 
大明:你必须19岁才行。 
二明:我知道。 
大明:可是我们活不到19岁。 
(3)和二明的前三次治疗简要 
前三次治疗,二明很活泼地踢游戏室里所有的东西。他捶箱子踢玩具,过了一会,他就注意到沙箱。他试图埋起士兵。这时他说“我要把大明埋起来”,他想了很多跟哥哥有关的事,他说他们常打架且他对自己很坏,尽管有些愤怒表达和挫伤感受是正常的兄弟间的嬉闹,然而他把大明作为目标攻击在这里具有提示作用。 
下面是围绕姐姐的死和二明展开的第五次游戏。尽管害怕黑暗对于4岁的孩子来说很正常,但二明的害怕被他姐姐的死加剧了。他发展到怕水,而他以前是不怕的。从儿童发展角度看,二明还不能明白死亡是不可避免的,他认为人死了还可以再回来。在这种情形下,他把死亡看成是一件短暂有趣的事,从而可以使二明克服对死亡的恐惧。 
(二明假装游戏室的地板是会掉下去的水,只有睡椅、桌子和衣架是安全的地方) 
二明:小心!这是你会掉下去的水坑,(回忆起姐姐曾经在游泳池中死掉)我们没命就会死的。 
治疗者:是吗? 
二明:是的。(这时,二明完全单脚在地面上,而且对治疗者的话没有反应。提起他的一只手臂)
治疗者:(假装哭)呜…… 
二明:(突然活过来了,他相信当你死了后还会起死回生的,就像卡通片中那样)你死了,你躺到躺椅上去。(假装控制了场面,完全一副老板的样子) 
(二明传了一张大纸板给治疗者,和治疗者一起在大纸板下爬过。) 
二明:这很黑,我们得出去。 
治疗者:是的。 
二明:你不能说话,你死了,(暂停)这个很重,我们得出去。 
二明穿过纸板,他再现了姐姐死亡和被埋葬的概念。他努力具体化,但他仍然认为他们可以再生。
然后二明把纸板放在他俩身上,又把它反过来,重复了好几遍。当卡片在正面时,表示晚上,反过来时就是白天。 

【评价和跟进】 
随着游戏进程,鼓励儿童和父母聚焦生活,不再强调死亡。结束治疗后的一周里,安排了两个男孩去上游泳课,以让他们克服对水的害怕,这个策略成功了,渐渐孩子们就能面对姐姐的死亡了,他们对自己的健康问题的害怕也逐渐减少了,目前,他们全家已经恢复正常了。 

注:本案例资料转引自国外一项有关儿童游戏治疗的经典个案,并经过适当调整,以适合中国国情。